【诚招】

图书介绍

  • 书  名:《中德私法研究(14)共同共有》

  • 作  者:王洪亮、张 谷 、田士永、朱庆育、张双根主编
  • I S B N :978-7-301-27975-5
  • 出 版 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6-12-30
  • 开  本:16开
  • 字  数:千字
  • 页  码:
  • 定  价:¥49.00
  • 购买

内容简介

 以增益学术为宗旨,以私人生活洒扫应对上的一切规则与方法为研究对象,以德语系私法制度译介与研究为出发点,以中文世界私法制度的构建为落脚点,尽量使中文世界的读者吃到原汁原味的德式餐。

本卷主题为共同共有。作为法律概念的共同共有,存在构词法上的同义反复。以语词演变为线索,我国法上的共同共有可追溯至德瑞法上的合手共有。合手共有之要义,可化约为手手叠加之象征性与日耳曼团体精神。合手共有极具"地方性知识",且较为玄秘,并存在结构性困境;尤其,日耳曼共有/罗马法共有之二元规则体系,与罗马法共有、合伙、法人三层递进之规则体系,存在镜像重叠,并给现代法教义学带来一定困难。我国自清末以降继受合手共有时保有的犹豫,给《物权法》第95条乃至整体共同共有之塑型预留了自由空间,从而对共同共有内涵可有两种不同的解释路径;而将共同共有型塑为"地道之合手共有"还是"调整的按份共有",关涉共有体系的开放乃至民商法规则体系的调谐。

作者简介

 王洪亮(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张谷(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

田士永(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朱庆育(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

张双根(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段落选读

 不同于按份共有,学理上,共同共有一直被视为一个类概念(Gattungsbegriff),涵摄夫妻共有等数个子类型。而作为类概念的共同共有,必得表彰某种一般性的共通规则(公因式),方得涵摄各子类型,并在争议制度和边缘地带起到调节和过渡作用。然则,我国法上界定一种财产类型为共同共有的标准是什么呢?第95条因循环定义未能给出,严格意义上,整部《物权法》也未给出。按照目前通行的观点,共同共有包括夫妻共有、家庭共有与继承共有,并无争议。新近也有观点认为继承关系应属于按份共有。然而,对于合伙是否属于共同共有,则存在较大争议。“我国内地很多学者把……‘合伙’认定为按份共有……因此,‘合伙财产’是归入按份共有,还是归入共同共有,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新近有观点认为,不如将“合伙财产看做混合的共有,较为符合实际”。反观继受母法,无论是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668条),抑或《瑞士民法》《德国民法》(BGB§§718,719),无不将合伙视为共同共有。从夫妻共有、家庭共有和继承共有这三项较无争议的共同共有类型来看,可以提取的共通性规则,似乎只有三者均以家庭关系为基础,而以家庭关系作为认定共同共有的基准,恰是《物权法》第103条所倡导的。然而,以家庭关系作为认定共同共有的基准,其本身即为合伙等制度的共有属性埋下了争端的隐患。再则,以家庭关系为基准,还会制造新的争点,比如就农村集体土地上的使用权,其权利载体是以户(农户)计,户者,既是家庭也是生产共同体,户内共同共有,如《苏俄民法典》(1964)第126条即规定:“集体农户的财产,属于其成员共同共有。”户本身是否具有主体性;进而,集体所有本身,系数个共同共有(户)的联合,抑或本身即为一种特殊的共同共有?《俄罗斯联邦民法典》(1995)第257条第1款前段规定:“农场(畜牧场)的财产归其成员共同共有”。况乎,第103条的精确措辞是“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即以“家庭关系等”而并非仅以“家庭关系”作为认定共同共有的基准,单一个“等”字,足以悬置家庭关系的标尺作用。如此,究竟何谓共同共有?

club dresses club dresses bridal boutique bridal boutique asos dresses asos dresses dune shoes dune shoes bride outfits bride outf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