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介绍

  • 书  名:《自由主义传》

  • 作  者:〔美〕埃德蒙·福赛特 著
  • I S B N :978-7-301-28538-1
  • 出 版 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日期:0000-00-00
  • 开  本:A5开
  • 字  数:千字
  • 页  码:
  • 定  价:¥88.00
  • 购买

内容简介

 一部以小说笔法、编年体书写的精采政治思想史!

自由主义塑造了欧美过去两百年的历史,依然支配今日政治。但在自由主义真正意涵及其如何兴起上,意见分歧却极为鲜明。

在这本英语世界数十年来首部关于自由主义史的引人入胜的著作中,资深政治观察家埃德蒙·福赛特以前所未有的拟人笔法,藉十九世纪初期迄今欧美众多思想家、政治人物的生平和观念,探问该核心政治传统的理想、成功与失败,讲述故事主角“自由主义”的生命史话。

全书聚焦于美、英、法、德四国,追溯这些国家自成一格的传统如何在自由主义之民主的实践上聚拢。作者以广义自由主义观,探讨从贡斯当、密尔,以至伯林、哈耶克、罗尔斯等诸多著名思想家,以及多位备受冷落的人物。而谈论到的二十世纪自由主义政治人物,则包括富兰克林·罗斯福、林登·约翰逊,还有胡佛、里根、科尔。这部自由主义史话探溯政治自由主义之沿革,从1830年代发端,到其与民主主义漫长且无奈的妥协,再到1945年后的一段黄金时期,最后谈

作者简介

 埃德蒙·福赛特 | Edmund Fawcett

美国资深政治观察家,著名记者。效力《经济学人》杂志逾三十年,先后担任驻华盛顿、巴黎、柏林特约通讯员。文章遍及《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卫报》《泰晤士报文学增刊》等主流媒体。

目录

 前 言                                                     

致 谢                                                    

 

引 言   不仅仅关乎自由                                     

 

第一部分   踌躇满志的青年时期(1830-1880)                

1. 1830年代的历史背景:贸然闯进一个变动不居的世界          

2. 自由主义奠基人的主要思想:冲突、抵抗、进步和尊重       

i. 洪堡与贡斯当:释放人的潜能,尊重人的隐私             

ii. 基佐:驯服冲突,但又不借助于专断权力                 

iii. 托克维尔与德里奇:大众民主和大众市场的现代力量      

iv. 查德威克与科布登:政府和市场作为社会进步的引擎      

v. 斯迈尔斯与钱宁:个人进步即自立或道德提升             

vi. 斯宾塞:误将自由主义当做生物学                      

vii. 密尔:融自由主义观点于一炉                          

3. 实践中的自由主义:四位杰出政治家                       

i. 林肯:在自由之地对“自由”善加利用                   

ii. 拉伯雷与里克特:半自由国家自由主义者的试金石       

iii. 格莱斯顿:自由主义的海纳百川和平衡政治             

4. 十九世纪的遗产:不加渲染的自由主义                      

i. 尊重,“个人”,以及宽容之教益                      

ii. 令自由主义者信心满满的成就                         

 

第二部分  成熟期的自由主义及其与民主的争斗(1880-1945)

5. 1880年代的历史背景:自由主义者正在打造的世界          

6. 妥协,给我们带来了自由主义的民主                      

i. 政治民主:自由主义对选举权扩张之抵抗                

ii. 经济民主:“新自由主义”和国家的新任务              

iii. 伦理民主:伦理上放手,但不宽容依旧                 

7. 现代国家和现代市场的经济力量                         

i. 瓦尔拉斯、马歇尔与商业媒体:以市场的名义抵抗国家    

ii. 霍布豪斯、瑙曼、克罗利与中产阶级:以社会的名义抵抗市场    

8. 理想受创,梦想破碎                                     

i. 张伯伦和巴塞曼:自由帝国主义                        

ii. 劳合·乔治、克列孟梭与威尔逊:一战中的自由主义鹰派   

iii. 阿兰、鲍德温与布兰代斯:自由主义异议者与战争国家   

iv. 施特雷泽曼:陷入困境的自由主义的民主               

v. 凯恩斯、费雪与哈耶克(1):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应对大萧条

vi. 胡佛与罗斯福:被遗忘的及最知名的自由主义者          

9. 1930年代至1940年代的自由主义思想                          

i. 李普曼与哈耶克(2):自由主义者兼反极权者             

ii. 波普尔:作为开放和实验的自由主义                    

 

第三部分  抓住机遇,东山再起(1945–1989)                

10. 1945年之后的历史背景:自由主义民主的新启程            

11. 新基础:权利、民主法治,以及福利                     

i. 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的起草者:自由主义的民主走向全球   

ii. 战后德国自由主义者:1949年基本法成为自由主义之民主的范本                                                      

iii. 贝弗里奇:自由主义与福利                           

12. 1945年之后的自由主义思想                             

i. 欧克肖特与伯林:对政治放手和“消极”自由              

ii. 哈耶克(3):政治的反政治                           

iii. 奥威尔、加缪与萨特:冷战中的自由主义者             

iv. 罗尔斯:为自由主义辩护                             

v. 诺齐克、德沃金与麦金太尔:对罗尔斯的回应,权利和社群

13. 1950至1980年代自由主义政治之广度                     

i. 孟戴斯-弗朗斯,勃兰特和约翰逊:1950至1960年代的左派自由主义                                                    

ii. 布坎南与弗里德曼:反对国家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        

iii. 撒切尔、里根、密特朗与科尔:1970年代至1980年代的右翼自由主义                                                      

 

第四部分  1989年之后                                    

尾声   二十一世纪的自由主义梦想      

书摘

 前 言

本书的主角是一位胜利之神。但这位神有点儿神经质,它焦虑于自己为何取得胜利、是否真的胜利了,以及如果真的胜利了,这种胜利能够持续多久。它问自己:我是谁?我崇拜的偶像是谁?它担忧自己能否担当得起这份胜利,还是说自己仅仅是一个继承者,下一位神已经在排队等候。对于一位受到广泛崇拜的神来说,这种自我怀疑是令人吃惊的。但它同时还是一位不虔敬的神,它发迹于对其他权威的挑战,甚至质疑权威这个概念本身。它告诉人们,对于自己的谕旨,人们只有在认同的前提下才需服从。离开这位神,我们便很难描绘这个世界;但尽管如此,却没有人十分确定这位神为何物,或者它为何让人感觉不可或缺。这位神的名字便是“自由主义”。

我们不仅无法快速给出自由主义之准确定义,甚至在许多地方,当提及自由主义一词,都很难不招致茫然不解或滥用。在欧洲反全球化论者看来,“自由主义者”所指的是为市场之贪婪进行盲目辩护的人。对愤怒的美国保守派来说,自由主义者是一个道德沦丧、虚情假意的精英阶层。对都市里那些活跃的拥趸们来说,自由主义在今天不外乎意味着可以在公司的会议室和家中卧室里从心所欲。在更广阔的世界其他地方,芸芸众生眼中,自由主义往往与西方生活方式相混同,要么羡慕并刻意模仿,要么鄙夷并弃之如敝履。

人们会告诉你,自由主义者相信自由市场、低税收和有限政府。哦不,他们还可能告诉你,自由主义者真正的标志是相互接纳、平等尊重、社会关怀,以及反抗欺凌。还会有人对你说,自由主义者是言必称原则的骗子或者优柔寡断的中立者,是左派、右派或不可救药的中间派,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中间地带汲汲于寻找支持者。

如果你像我一样,认为自由主义值得拥护,那么弄清楚自由主义是什么便至关重要。这就需要辨识出自由主义是哪种类型的东西,而这又可能使故事还未开始便面临夭折的危险。你将会被告知,自由主义是一个伦理信条,一幅社会经济图景,一种政治哲学,一套资本主义理论,一种地方性的西方看法,一个短暂的历史阶段,抑或一种永恒的普遍理想。严格来说,这些都没有错,但均失之于片面。按照本书的叙述,自由主义是一种现代政治实践。与任何实践一样,自由主义也有其历史,有其实践者,并有一套指引实践的观点。本书便是关于自由主义之历史、实践者和观点的一个长篇故事。

自由主义既没有开国神话,也没有出生年月。对于其智识根源,只要你有精力或好奇心,可以一直追溯下去,但直至1815年之后它才成为一种横跨欧洲-大西洋世界的政治实践,在此之前则名不见经传。自由主义回应了一种被资本主义所激励并被革命所撼动的新的社会情势:在那里,物质的和伦理的变化,无论是好还是坏,似乎是永不停息的。在那样一种前所未见的情境中,第一代自由主义者努力为服务于其目标并兑现其理想的政治生活准则寻找新的条款。

对在此之前的人们来说,这样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完全不可想象。十八世纪启蒙运动思想家们曾鼓励这样的观点:人可以认识并改变社会。大卫·休谟和康德曾呼吁释放自我,摆脱伦理学的约束和指导。亚当·斯密则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萌芽持欢迎态度。当时没有人体验过自由和现代资本主义的真正力量;也没有人认识到——更罔论感受到——这样一种新的事态,即:社会改变着人,且往往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人们无法理解的方式。那样一种躁动不安的新奇感,在某些方面是受人欢迎的,在另一些方面则令人困惑;它为十九世纪初自由主义史诗的徐徐开启提供了论据,从而使得向自由主义的转向看起来不那么武断和选择不当。

自由主义提供了工具,从而可以使法律和政府适应全新且富有成效的贸易和工业模式,可以将因组织性等级制和共同信条的消失而走向分裂的社会团结起来,可以培育或固守人道标准,尤其是关于国家权力和富贵阶层不得欺压或忽视无权者的那些标准。十九世纪,为因应自由主义的出现而纷纷涌现的政治反对派——如保守主义和社会主义——均将自由主义描述为一个带来破坏性变化的鲁莽施动者。然而,更加接近事实真相的看法是:第一代自由主义者在史无前例的剧变中,奋力争取一个稳定的立足点。从诞生之日起,自由主义便既是一种对自由的追求,又是一种对秩序的探究。

标识出自由主义之生命轨迹的,既非王朝、总统,也非革命。然而,自由主义依然明显地呈现出四个阶段。每一个阶段并非泾渭分明,但为了叙述的清晰起见,我依然给出了每个阶段的具体起止年份。第一个阶段从1830年至1880年,这是自由主义进行自我定义的青年时期,它登上权力巅峰,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第二个阶段从1880年至1945年,这是自由主义的成熟期,它与民主达成了历史性妥协。从这种妥协中,一种更加包容的自由主义形态出现了,即民主自由主义(democratic liberalism),它被更广泛地称为自由主义的民主(liberal democracy)。之后,在经历了世界大战、政治崩溃、经济萧条等近乎致命的失败之后,伴随着其二十世纪的右派对手法西斯主义的军事失败和道德毁灭,自由主义的民主在1945年迎来了第二次生机。第三个阶段从1945年至1989年,随着其二十世纪的左派对手苏联的最终瓦解,自由主义的民主以凯旋的方式走完了充满成就和自我证明的第三个阶段。

赋予自由主义以生命是一种比喻用法。生命具有统一性和连续性。在我看来,自由主义亦然。然而,这种比喻有其局限性。生命和故事终有尽头,但自由主义则没有,至少现在没有。1989年之后,自由主义进入了第四个阶段,它再一次发出了自我怀疑:自由主义是什么?它能够持续多久?当前对自由主义之身份的焦虑以及对其未来的担忧很可能被夸大了,然而对这两个问题中任何一个妄言笃定,都是自以为是的,也是非自由主义的。

在我看来,四个宽泛的思想指引着自由主义实践,并将自由主义的故事整合为一体,它们分别是:承认社会存在着不可避免的伦理和物质冲突,不信任权力,对人类进步的信心,以及对人的尊重(无论他持有何种观点,也无论他是谁)——后者以一种不民主的信条孕育着民主的种子。这些指导思想并非政治章程或哲学著作中出现的那种整齐划一的一般性原则。相反,它们发挥着地标的作用,自由主义者可以据以绘制出自己身处其间的社会地图,并定位自己的目标和理想。

这些自由主义地标并非坐落于同类地基之上。对宗教战争的近代历史记忆以及对周遭永不停息的社会剧变的观察,使得自由主义者确信冲突之不可避免。长期的人类经验为不信任权力奠定了基础。对进步的笃信不疑源于基督教的觉醒和启蒙运动的热忱,并且往往同时源于这两者。对权力提出的尊重人的要求,深深地扎根于一种共同的道德传统之中,自由主义者对该观念进行了扩展,使之包含了对人的进取心和创新的尊重。自由主义的独创性,恰恰在于它以一种新的政治观对这些元素进行了重塑,并使之成为一个整体。它展示了自由主义者对四个观念的不懈追求,尽管这四个观念看起来不甚和谐且分类欠妥。自由主义的批评者从这种分类中看到了不一致和过度延伸。然而,自由主义的韧性和生命正源于自由主义者的这种不懈追求,这也是本书的一条主线。

本书将表明,这四个观念——简而言之,即冲突、抵抗权力、进步和尊重——不仅使自由主义显著区别于其十九世纪的对手如保守主义和社会主义,还区别于其二十世纪的竞争者如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同时还区别于其当前的竞争对手,举其要者,如竞争性威权主义(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国家民粹主义(national populism)和伊斯兰神权政治。正如本书所显示的,这四个观念有助于我们辨识出谁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谁是可能的自由主义者,以及谁是非自由主义者。它们标出了一个宽松而充满争议的“主义”的广阔边界,在那里,自由主义分解为某些非自由的东西,举其要者,如威权式进步、经济自由意志论(economic libertarianism),或者对主流秩序不惜一切代价所进行的保守式捍卫。

自由主义找到了其立足之处并向外扩散,自由主义思想家也随之从共同心境中编织出一套更加清晰的观感。他们将哲学和经济学专业术语与政治街区的旗号语言结合了起来。他们从十六或十七世纪的智识先贤、从中世纪的基督教神学家,以及从古希腊和古罗马先人那里汲取了养料,从而在自由主义何时产生的问题上引发了无休止的纷争。没有哪个版本的自由主义观曾经具有权威性。自由主义并没有公认的理论家,没有基督教那样的传信部(Congregation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也没有马克思恩格斯那样的经典作家。因此,自由主义观点往往是宽泛的,充斥着各种解读和争论,且不乏持续的怀疑,这种怀疑认为“自由主义”一词本身具有误导性,用来指称各种相对立的实践。以此看来,自由主义无休止的纷争是家庭内部的纷争。其多样性和诸多变化,正鲜明地反映了自由主义所具有的一致性和连续性。

在我看来,自由主义是一种探求:在公民平等中,探求一种在伦理上可接受的人类进步秩序,在此过程中无须求助于非正当权力。这句话中的每个词都可以单独成书,因此我在这里并非给出自由主义之定义,而是作为本书所讲故事的引子。在本书看来,自由主义有一套观念体系,但其本身同时也是一种实践;四个指导性观念塑造了自由主义观,而“自由主义者”便是那些热情而坚定地认同该观念的人们。这并不是给“自由主义”下定义。并且,我不知道什么能够定义“自由主义”,如果有这种定义的话。本书所讲的故事提供了一种测试。我所希望的是,本书故事讲完后,自由主义能够变得更加易于识别。许多人对自由主义当前的健康状况和未来的前途感到担忧。我也怀有相同的忧虑。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在更好地认识什么是自由主义之前,我们很难弄清楚我们所担忧的是什么。

club dresses club dresses bridal boutique bridal boutique asos dresses asos dresses dune shoes dune shoes bride outfits bride outf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