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招】

杰克•伦敦报告文学代表作《深渊居民》时隔五十年全新再版 | 燕大元照

prom dresses under 100 cheap prom dresses, fake rolex fake rolex, replica rolex replica rolex, cheap prom dresses cheap prom dresses

 杰克•伦敦以一位落魄美国水手的身份,深入伦敦东区,在当地贫民窟中生活了数十天,体验日常民生,详加调查,细致观察,掌握了大量一手资料。在《深渊居民:伦敦东区见闻》一书中,他将所见所闻传神地描述于字里行间,为读者展示了一幅幅反映20世纪初叶伦敦东区贫民生活状态的生动画卷,不加虚饰地揭露出当时当地的诸多社会问题,促人深思。

 

《深渊居民:伦敦东区见闻》是20世纪初美国著名现实主义作家杰克•伦敦的报告文学代表作。英文原著于1903年在美国出版,引发轰动,为杰克•伦敦赢得盛誉,特别是让他在美国社会主义者中名声大振。

 我曾跟一个相当具有代表性的妇女聊过,她是已经被迫迁出小街,开始不可避免地往深渊底部堕落的那种人。她的丈夫是装配工,工程师工会的会员。他不是那种捧着铁饭碗的人,由此可见是个可怜的工程师。想要获取或者保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必须要有体力与进取心,但他没有那种条件。

 

他们夫妻有两个女儿,一家四口住在两个美其名为“房间”的狗窝,每周租金为七先令。他们没有炉灶,只能设法用煤气壁炉煮饭。因为他们并非房产的所有人,无法取得源源不绝的瓦斯;但是,房间里装了一种聪明的机器,他们因而受益。只要从机器的投币孔丢入一便士,瓦斯就来了,等到一便士的瓦斯量耗尽,瓦斯就会自动切断。“一便士的瓦斯马上就用光了,”她解释道:“但是饭还没煮到一半!”

 

多年来,饥饿已经开始变成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离开餐桌时总是还没吃饱,觉得如果还有东西可以吃就好了,月月如此。一旦开始往深渊底部坠落,长期的营养不良往往是导致他们活力减退的重要因素,坠落的速度也会因而加快。

 

然而她是个勤奋的女工。她说,从凌晨四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熄灯前,她手里不停缝制着那种有衬里与两侧带着荷叶饰边的裙子,每十二件拿七先令工资。听清楚了,有衬里与两侧带着荷叶饰边的裙子,十二件才赚七先令!这等于是每十二件裙子才赚一点七五美元,或者每一件才十四点七五分钱。

 

她丈夫为了谋职,必须保持工会会员身份,每周工会都会跟他收一先令六便士会费。还有,每当工会在罢工,而他刚好仍有工作时,有时候他还会被迫缴纳最高十七先令给工会的公库,当做救济基金。

 

他的大女儿曾经当过女装裁缝师的学徒,每周工资一先令六便士——等于周薪三十七点五分美元,换算成日薪只比五分钱多一点儿。尽管她为了学习手艺,希望当上裁缝师而忍受那么低的薪水,碰到淡季她还是被解雇了。后来她被一家脚踏车车行聘用,待了三年,周薪五先令,每天上班要走两英里路程,回家一样两英里,迟到还会罚钱。就那一对夫妻而言,他们算是玩儿完了。他们的手脚都已经撑不住,正在往坑底坠落。至于他们的女儿怎样呢?过着像猪一样的生活,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非常虚弱,神智、品行与身体等各方面都受损,一出生就开始坠落的她们有何机会往上攀爬,远离东区深渊呢?

 

写到这里时,外面的吵闹声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因为有人在和我住处院子紧邻的院子里吵架扭打。一开始我听到声音时,还以为是狗群在吠叫咆哮,几分钟后我才确定是人声,而且是女人,才可能发出那种可怕的喧闹声。

 

是喝醉的女人在打架!光是想到这种事就令人觉得不妥,真正听到声音就更糟了。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几个女人絮絮叨叨,讲话颠三倒四,扯开嗓子尖叫;声音暂时平息,此时只听到有个孩子在哭,还有个小女孩一边哭一边恳求;一个女人大吵大闹,声音刺耳:“你打我啊!你打我啊!”接着,啪一声,有人接受了她的挑战,她们又打了起来。

 

整排房屋后面的窗户可以把经过看得一清二楚,窗后站着许多好事的旁观者,我耳边不断传来令人战栗的打斗与叫骂声。所幸,从我这里看不到打斗的人。

 

一阵平静过后,有人说:“你不要动那个孩子!”有个孩子惊恐地尖叫,显然才几岁而已。“好啊!”“好啊!”……有人不断讲这句话,声音尖锐无比;“这石头会砸烂你的头!”显然真的砸到了,因为尖叫声愈来愈大。

 

接着又是一阵平静,看来是有个女人暂时无法动弹,旁人正要把她弄醒;我又听见孩子的声音,但是此刻声音变低,语气依然带着惊恐,而且筋疲力尽。接着又开始出现愈来愈高的叫嚣声,内容大概是这样:

 

“是吗?”

 

“是!”

 

“是吗?”

 

“是!”

 

“是吗?”

 

“是!”

 

“是吗?”

 

“是!”

 

双方都充分表达肯定立场后,冲突再次爆发。其中一个女人取得压倒性优势,从另一个女人大呼小叫的声音听来,她始终保有优势。大呼小叫的声音慢慢变小,最后消失,无疑是因为叫的人被勒住了。

 

又出现新的人声;这次是从侧边加入战局;被勒住的人突然脱身,大呼小叫的声音比先前更高了;接着大家都开始吵吵闹闹,每个人都加入了战局。

 

一阵平静后又出现新的人声,是个年轻女孩,她说:“我来代替我妈。”接着是一串对话:“我想怎样就怎样,可恶,该死的!该死的!”

 

“我倒想看看你要怎样,可恶,该死的!该死的!……”如此重复了几遍,又打了起来,几对母女全都加入战局,此时女房东叫她的幼女离开后面阶梯,回到屋里,而我则是思考着她女儿听到那些话会对品性造成什么影响。

杰克·伦敦

“与本书有关的那些经验于一九〇二年夏天降临在我身上。我怀抱着近似于探险家的心态,潜入伦敦的底层世界。我敞开心胸,让亲眼所见的一切说服了我,而不是听信那些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或是相信那些曾亲眼见过,但已离开那里的人的说法。此外,我用来衡量底层生活的判断标准很简单。让人充满生气,身体与精神层面都健康的日子,就是好的生活;让人死气沉沉,有人受伤、发育不全甚至身体扭曲的,就是不好的生活。

 

读者们将很容易且清楚地看出,我所看见的大多是不好的生活。然而,别忘了这本书所描写的那个时代向来被人视为英格兰的“美好年代”。许多人挨饿而且没有住处的结果导致了一种未曾获得解决的惨状,即便在如此昌盛繁荣的时代也是一样。夏天过去后,就是寒冬。大量失业人口每天在伦敦街头集结游荡,乞讨面包,每一群人最多有十几个。

 

有人说我对英格兰的批评太过悲观。为了帮我自己辩护,我必须说,我是所有乐观主义者里面最乐观的。但是在评估人类的境况时,我看的是个人,而非政治组织。社会不断发展成长,但政治机构却终将解体荒废,成为“破铜烂铁”。就英格兰而言,从男女居民还有他们的健康与幸福程度看来,我认为未来的路仍是宽广而令人看好的。但是就许多政治体制而言,目前并未好好照顾人民,我所看到的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

dress flower girl dress flower girl dress for bridal dress for bridal monsoon dresses monsoon dresses wedding cards invitations wedding cards invitations outfits for mother of the bride outfits for mother of the bride